五月槐树花开

如果你是从农村进入城市的那一类人,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家乡有一种树叫洋槐树。槐树似乎是不太受欢迎的乔木类植物,因为它浑身的刺让人不敢接近,大概有十来年没有见到槐树开的花了。回忆,总得从一个地方开始,那就从幸运排列3那条上小学的路说起吧。

十几年前的农村基本上就是人家,路,小河,池塘,庄稼,这一块,那一块的从横分布着。我的老家并不在路边,村子有四排人家,我家在倒数第二排,所以门口没有三米左右宽的大路(那时候大路也是泥路),只有一米多宽的小路,不过,只要是路总是能向很远很远的地方延伸,我就从那条小路开始看家外的世界。

路虽小,可路旁的树木并不少,很多地方浓的深不见底,就算是大夏天,钻进林子的话,都觉得浑身发冷,不过有的地方时不能钻的,因为那是槐树的土地,家乡的槐树都不是人栽的,只有白杨和杨柳才有这样的待遇,人们是不喜欢洋槐树的,因为它浑身都是刺,而且长的不是很高很大,很不起眼,只有被它的刺扎到的时候,才能引起你的注意,所以除了夏天,是没人注意路旁的洋槐的。

大约中四月份中旬,路边总能闻到悠悠的暗香,却总也寻不到源头,是那种很朴素的香。每个春夏之交都会有那么一天,一大清早醒来,寻着小路走去,突然间发现路旁一大片一大片白花花的槐树花似乎一夜之间长了出来。槐树花是一串一串的,花瓣很小,花心微微呈黄色,每一串槐树花都跟一串槐树叶差不多长,槐树叶是椭圆状的,也很小。嫩的槐树花是可以直接吃的,所以只从槐树开花的那天开始,每天上学和放学的路上,总会找个长柳枝,撸下一串串的槐树花,然后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我不是很喜欢吃,可那是我一天唯一的零食了,儿时的玩伴,总是成三成两地去采槐树花,然后生吃。

大人们,也会去摘很多的槐树花,但大人们并不生吃,他们将花少许放点水,放到大锅里,弄熟后再捞上来晒成干,晒干了的槐树花可以放很久,也可以吃很久,槐树花开的很短暂,没有几天便会消失,所以每年的记忆也只是匆匆,有一年发现家后串了几颗槐树,春天的时候,被父亲砍了一棵,还没有当时的手腕粗,傍晚的时候,父亲将槐树干放上火上烤,我不清楚是为什么,听父亲说,槐树木质坚硬,韧性大,弯的的地方很难弄直,用火谩慢烤,才能慢慢育直,看着被烟熏火烤的小树干,似乎觉得少吃了很多槐树花,默默地为那颗小槐树伤心了。

很多年没有见到槐树了,今年也没有见到,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想起在家乡有种被忘却了很多年的植物,想了很久才记起,那叫槐树,槐树有叶,有刺,也会开花。

小雪转中雪

12 Comments On 五月槐树花开

  1. avatar

    专门搜出来,呵呵,还真有。五月槐树开花,现在还没落呢

  2. avatar

    几乎都要忘记泥土的味道,和树木的颜色了!

  3. avatar

    @世纪之光
    还不是因为你媳妇之前问啥叫灌水,我就演示给她看看。

  4. avatar

    @倾城雨
    那是你懒不想写吧?忙于玩游戏,还是忙于泡妞了?
    @凤凰古城
    全中国的青年十有八九是在乡下长大的,农村的庞大人口决定了这一切,不过我们是属于丢掉青春,丢掉颜面,死皮赖脸往城里挤的那一类而已。
    @老李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新疆四个月没看到过槐树,大概是我去的时令不多吧。我七八九十月份都去过,五月份呢却没有去过。

  5. avatar

    那天跑步, 看世纪公园旁的槐花看了,
    日.
    多年不见槐花开了.
    五年多, 在新疆没见过槐树. shit

  6. avatar

    不错的文章,我也是在乡下长大的。。

  7. avatar

    我是写不出这样的日志的,我也不会写这样的日志.

  8. avatar

    淹没在钢筋铁骨的城市里太久了
    我也似乎忘记了泥土的味道

  9. avatar

    小时候家属院里有好几科槐树,槐花开的时候就是我们这群小子拿着竹竿钩子爬树上搞下来一串串槐花,拿回家清蒸=。=

  10. avatar

    @太瘦生@咋办网
    真是无语,你们把这当灌水的坛子啦?

  11. avatar

    板凳啊。

  12. avatar

    沙发啊。

| 真的AJAX提交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