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没事唠嗑

生活的琐碎杂记

景观小房间实至名归

转眼间在古镇陶吴已经生活了七八个年头,而在镇上买房也有六个年头。小区破旧错乱,尽管这两年有所改善,比如物业偶尔会打扫卫生了,公共厕所也有了,活动中心也有了,停车场也在规划,但是依旧逃不脱下里巴人 ...

一路走好,老头

人,寂寞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看到狗都觉得遇到了知己。我就属于这种比较幸运的人,常有狗知己凑上门。 在这个落魄的小山村独自活下去,跟狗说话,跟鱼说话,跟花草说话,跟自己说话,要不然存在感便消失殆尽 ...

盲打和《Vim实用技巧》

因为今年的工作接触的Linux操作系统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是在容器里操作,所以Vim编辑器的使用频率很高。为了不被人一直鄙视,决定把这款文本编辑器世界真正的神器好好学习一下,以亮瞎同事之眼睛。 当当网上 ...

濮塘.雪融

西风带雨急来,乱枝临窗道寒
青瓦挂残雪,老檐垂细水
平湖虽清碧,鱼踪难觅
此处更寒何独守,寸绳锁轻舟

往事梦中也已难圆

谁知道又和她相遇在人海,南京城的一个破旧角落,遇到了早已嫁人的茜姐,容颜略变成熟,穿着却还是以前一般朴素,眼角微露疲惫。不少年未有音讯,重逢有些许紧张,不过我还是平静了情绪,微笑地跟她询问:“过得 ...

陶吴钟灵毓秀之龙山周边

出发点还是陶吴小镇,其西北一隅有20多座山,将地图稍微放大点,可以发现不计其数的水库星罗棋布于青山翠岭,这便是古金陵的三大重镇之一。想到这又有些痛心疾首了,明清留下的疏云桥,也要在陶吴深深的巷子里才 ...

QQ账号信息被高度复制模仿

这个礼拜三遭遇了一次莫名其妙的事情,正上着班的时候,有朋友问我有没有找他,我说没有,朋友说:“那你的QQ号被盗了,赶紧去修改密码”。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有人用我的QQ号跟他借钱。 我当时觉得有点蹊跷, ...

放弃去亚信大数据子公司的机会

在软创服务了8年了,有着比较深的感情,但是极低的工资让我越来越难以忍受,只是觉得自己的薪水已经完全跟不上个人的经验以及能力。最受影响的是2013年跨体系还部门,从国内换到国际部门,较为官僚的原国内部门 ...

五分排列3归去来兮

一年前那个特殊的时间段,终于放弃了奄奄一息的博客,让她彻底咽了气,不忍见其彻底消失,便陈尸于这深不见底的互联网。这一年来,完全停止更新,偶有老博友一言两语的问候,温馨而凄凉。 人都说,路,走着走着 ...
1 2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