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贪欢金陵一株草

半晌贪欢 梦里 南京住所的窗台,桌子,与阳台都已度上一层古铜般的色彩. 醒来 大大的窗户揽进了整个乌鲁木齐的天 嫩黄的,奇奇怪怪的草,蔓延到床头 我一星期才给它们浇一次水 它们还是长得欢快 它们却不知 我不是 ...

心已经飘向远方

一转眼已经是一点多了,划去两个小时的时差,乌鲁木齐时间也晚上十一点多了,在新疆快一月了,有点想南京,真的,不管自己走到哪里,都觉得南京是自己的根,甚至在没有考上学校之前,就已经认定了南京,高考自愿 ...

恰好的错过

错过了公司最后一辆班车 疾步向公交站台走去 身边的夜 无心欣赏 擦肩而过的是 都市的风 和夜间流逝的光华 失落从一段距离开始 当依稀看到站台的轮廓时 也 看到了缓缓驶出的末班车 原来 一心赶路的脚步 只是为了 ...

老人与位置

初到乌鲁木齐,总是人生地不熟的感觉,晚上,尽管不是月圆之夜,一点点的月牙也显得特别皎洁,掩盖几乎所有的星。水总是透心的凉,也不知道七千里之外的南京热成什么样子了,同事一行几人一直上下班都是打车,他 ...
1 53 54